胡珑贸:汪洋出任《男人装》新主编与上一任领导

2019-02-09 15:03栏目:竞彩篮球
TAG: 陈修远

  在《男人装》的第十二个年头,老陈(陈修远)辞去了主编职位,当然,他并没有远离我们,他还将继续担任杂志的顾问。新任主编将是在服役男人装多年,一手铺就了本刊时尚化性感成长之路的掌舵人汪洋。

  交接之际,他俩促膝而谈《男人装》的精神,在此,也一并分享给厚爱本刊的兄弟们。

  陈修远:“性感”只不过是一个最容易切入大众视野的角度。2002年到2004年中国杂志市场,男性刊物是一片空白。常见的为男性读者提供的内容,大多是成功学、生活方式等。但其实市场已经提出细分垂直的内容需求了。

  当年瘦马提出的《男人装》slogan,完整的表述是“真实、趣味、性感、实用”,可以看到“性感”只是排在第三位的。

  汪洋:我记得后来有一个同类杂志进入中国,打的是性感牌,很遗憾最后没活下来。一个是因为当时《男人装》已经在这个市场立起来了,无论读者群体还是市场都完全占位了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的生存空间只能靠尺度更大,但中国这个环境做性感很微妙。我觉得在中国做性感,尺度是动态的,就像跷跷板上的钢珠,要来回不停地调整。因为大环境在不停的变,你要不断地适应新的规则和压力。

  陈修远:当时很多国外时尚刊物进入中国,都遇到了这个问题。在国外,时尚是一个完整的产业,也是有“性感”的历史、文化根基的。但中国并没有这样的文化土壤,完全照搬国外容易出现问题,就和中国男人穿西装一样,硬件不支持,大家不买账。

  所以《男人装》就提出“跟现实脱离的时尚是可耻的”。我们做的性感一定是时尚的,我们做的时尚也一定要和现实有所关联,雾霾、房价这些与中国人生活息息相关的事儿,都可以通过时尚的、性感的方式来表达。

  我们一直把《男人装》这本刊物当做一个完整的男人来打造。现在的自媒体都在强调拟人化,其实《男人装》在创刊之初就这么操作的。《男人装》这个男人除了关注性感,他的价值观、兴趣都是很丰满的,用一种真实的态度面对自己、面对世界。他面对世界时,也有很多深度的东西需要了解,思考。

  汪洋:刚接触《男人装》会觉得稿子写法比较过瘾,比如可以说脏话。在以前,国内是没有媒体这么做的。

  陈修远:创刊的时候对语言也进行了技术性处理,主要是为了强化这本刊物的男性特质。说脏话是最典型的例子,因为说脏话是男性气质最直接也最强烈的表现。当然,脏话也是有底线的。

  曾经有一段时间,坊间盛传有一本“《男人装》字典”,里面标明了什么话要怎么说,比如约会说成泡妞、把妹这种。但其实根本没有这么一本字典。

  除了语言方式,对编辑还要求思维方式转变,就是逆向思维。简单来说,就是和别人反着来。比如别的时尚杂志都把腕表拍得特漂亮,那我们就要把表一个零件、一个零件地拆开。别人看春晚看得热火朝天,我们就做个专题,叫《一百个不看春晚的理由》。

  汪洋:当年在咱们编辑部,出一个“硬梆”的专题可以说是所有人的执念。那时候,吃饭、睡觉,都在想着专题,甚至“树上掉了一片树叶”都想想能不能做个专题。

  陈修远:那时候特别嗨,觉得自己的脑袋有无限探究的可能性。一个选题聊八次肯定会有不一样的东西。那时候专题组经常聚会,聚在一起就是聊专题,一聊就聊到半夜。

  汪洋:为了创意性,咱们拍片道具借过火车、飞机,出去拍片一天下来,摄影师能拍一万多张片子。除了拍人,还拍动物,猪、大象、鸵鸟什么都有。有一次,去拍羊,拍一半,羊跑了,大家先是满山追羊,追回来结果天黑了,雪上加霜的是电瓶还没电了……那怎么办?时间不等人,也没有第二次补拍的机会。我特别焦虑,一直在敲表,表盘都快敲碎了。最后,我们干脆把几台面包车的大灯全都打开,用车大灯拍的那组片子。

  陈修远:《男人装》一百期的时候,做了一本世界上最大的杂志,十个不同版本的封面、一百P的内页,几十个模特,四百多套服装,还专门去了英国拍外景。

  说实话,《男人装》的确能让人始终保持一颗好奇心,不会让人固执某一种东西,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,整个团队始终保持着最初的活力。

  陈修远:如果从生意的角度讲,新媒体其实是《男人装》的新机会。我们布局比较早,所以现在《男人装》已经不仅仅是一本纸刊,它是一个品牌,一个IP。就像腾讯,社交软件起家,但是现在也形成了一个集新闻、游戏、视频的内容产品网。《男人装》的个性化内容,以及配合市场打造的很多产品,使得我们在这些新载体上仍有巨大的优势。

  汪洋:我的想法还是要“固本清源”。首先《男人装》是纸刊起家的,要守好这个本,对得起读者和我们自己。其次,内容的重要性已经在业内达成了共识。我相信只要内容足够“硬梆”,并且拥抱时代,《男人装》都可以适应载体发展,以多种形态呈现在读者面前。

  总之,《男人装》内容思维方式不变,精神不变,都就能持续输出优质的品牌化内容。我们这帮人自己也相信,这个牛逼、有活力的团队,会把《男人装》打造成全世界一流的品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