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bet:萨克拉门托国王:魔鬼中的天使:老板詹姆斯

2018-12-29 01:03栏目:CBA资讯

  53岁的纽约尼克斯的主席、麦迪逊广场花园公司(MSG)负责人詹姆斯·多兰(James Dolan)虽然身高只有5英尺6英寸,但是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斗士,乐意和任何挑战者较量,从不低头,也从不扭曲自己的信仰。

  通常,这种性格在崇尚竞争的纽约会被人赞扬。但是,你很难找到一个喜欢多兰的纽约人。

  也难怪,自从多兰家族1997年接手纽约人民都喜欢的NBA球队尼克斯之后,球队在21个赛季中有13个赛季未能进入季后赛,上一次在季后赛露面还是2012-13赛季。球队老板詹姆斯·多兰的管理能力、公众形象、处事风格常常被人诟病和吐槽,甚至多次被评为“NBA最差老板”。

  躁动和跳脱一直是多兰的标志。1950年代,多兰的父亲查尔斯·多兰(Charles Dolan)从克利夫兰孑然一身来到纽约闯荡,一手成立了纽约最大的有线电视网络Cablevision。

  作为查尔斯最年幼的小儿子,詹姆斯·多兰的人生也一步步按照“纨绔子弟”的脚本展开——小时候他一会儿想当橄榄球员,一会儿想当吉他演奏家;大学上了一学期就退学,职业生涯的起步就在老爸的公司里,经营克利夫兰的体育广播台WKNR;1993年,因为酒精和药物上瘾, 他被迫进入明尼苏达一家医疗机构进行隔绝治疗。

  在近日ESPN对多兰进行的专访中,多兰说,这段经历是自己人生的低谷。“酗酒和药物上瘾这种事儿你怪不了别人,只能自己负责。如果你推脱自己的过错,逃避责任,迟早你会重蹈覆辙的。”

  多兰没有重蹈覆辙。1995年,戒除毒素一身轻松的多兰被任命为家族媒体业务Cablevision的CEO,因为查尔斯说“当时这工作实在找不到人来做了”。

  1997年,Cablevision从合作伙伴ITT手中全资收购了麦迪逊广场花园公司(MSG)。MSG公司成立于1961年,旗下拥有冰球队纽约游骑兵、篮球队纽约尼克斯以及长岛上的罗斯福赛车场等资产,还有相当多的媒体业务。

  在生意经营上,多兰是一个勇敢凶狠不逊于父亲的人。但是,和尼克斯扯上关系之后,他的形象就变成了一个脾气火爆,乐于和媒体唇枪舌战,但就是不解决眼前困局的问题老板。

  2007年,女员工阿努沙·布朗·桑德斯(Anucha Browne Sanders)投诉受到当时尼克斯总裁以赛亚·托马斯(Isiah Thomas)性骚扰,多兰不理会对方投诉,还解雇了桑德斯。双方闹到曼哈顿联邦法庭,结果托马斯被判赔偿 600万美元,多兰被判赔偿560万美元

  最近一次被大家记住的风波是2017年,多兰命令麦迪逊广场花园的保安驱逐了尼克斯名宿球员查尔斯·奥克利(Charles Oakley)。

  据ESPN报道,对下属,多兰常常声色俱厉,甚至在公司和球队管理中创造了一种“恐惧文化”。曾经有个球馆的保安没有认出他不让他入场,他就威胁要开除这名保安。

  对于这种铁腕的作风,多兰解释说员工需要时刻被提示保持清醒,而且只要员工勤奋且有作为,就没什么需要害怕的。

  毫无疑问,多兰是一个有控制欲的人,这不仅体现在他的内部管理,也体现在他和外部的交流中。他曾经封杀他认为报道不客观的记者,球馆高层也告诫球队人员不要和经常批评球队的记者讲话;多兰给员工们开设了媒体训练课程,规定员工不能在没有公司媒体关系负责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接受采访。

  多兰承认,自己的公关团队登记过报道过广场花园和球队的媒体,他还说CEO们都应该这么做,这样他们才不会“引狼入室”。

  多兰曾经形容,作为尼克斯老板,他活在“人间地狱”里。在ESPN的采访中,他说:“虽然我很享受这个过程,但是没办法,纽约人就是这么关注尼克斯。当球队发展不好的时候,球员、教练、总经理,还有老板,都要受到大家的轮流指责。我当然不喜欢输球之后成为千夫所指的情景。在纽约,我不带保镖根本没法出门,总会有人跳出来说些让你闹心的话,这种感觉我不喜欢。”

  他没办法不被人关注。他甚至还有两个近来频频上热搜的朋友——特朗普和哈维·韦恩斯坦。

  因为支持特朗普,多兰没少被公众责难。他也有些不理解:“我认识特朗普很长时间了,他是我朋友。虽然我支持他,但是我也不必事事都和他站在同一立场。而且,现在他是美国总统,我真是搞不明白,为什么有人盼望我们国家的总统干不好自己的工作?就好像你希望你家的送奶工每天给你送来变质牛奶一样。”

  在另一个好友韦恩斯坦性侵丑闻曝光后,多兰因为前韦恩斯坦公司董事会成员的身份而被问询,他对此也很无奈:“这事(性侵曝光)发生前一年,我就和哈维(韦恩斯坦)断绝往来了。因为他这人已经变了,我们没法再做朋友了。我还为此给他写过信,他都没回复我。我写信六星期后,他才来找我,居然还是问我要球票的。我早都放弃他了。”

  但是,有些人会刻意忽略,多兰也有好的一面。他为“9·11”恐袭、卡特里娜和桑迪飓风的受难者举行募捐音乐会;他给了卡梅罗·安东尼(Carmelo Anthony)10万美元支持他对波多黎各飓风受难者的援助工作(当天,尼克斯就把安东尼交易去了雷霆队);他把自己的私人飞机借给前球队球员泰森·钱德勒(Tyson Chandler),让他可以在客场征途中时长回家看完癌症晚期的母亲;他出席戒酒群体的集会,讲述自己曾经的经历;他因为老朋友死于胰腺癌而长年自主这种癌症的治愈工作……

  NBA总裁亚当·萧华(Adam Silver)对ESPN表示,多兰为了尼克斯,会经常和联盟进行沟通,还参与了多项NBA联盟的委员会,在涉及到球队和联盟的商讨中,他善于运用数据和可信的商业准则,很少诉诸情感。

  “对于尼克斯,他绝对热情,也绝对忠诚,”萧华说,“大家都熟悉他这些特点。他交流起来非常直接,做起事来也毫不留情。”

  多兰还是个有头脑的生意人,不然他也在全世界最弱肉强食的纽约长期盘踞食物链顶端。他名下的资产除了MSG外,还包括纽约的无线电城音乐厅、芝加哥剧院和灯塔剧院等,以及对TAO集团、翠贝卡电影节、芝加哥呼唤音乐节和流行音乐场馆The Forum的投资。现在,他还计划在拉斯维加斯和伦敦扩建大型娱乐场馆。

  多兰商业运营的主体MSG公司,在2015年分拆了旗下业务,形成主营娱乐和体育业务的上市公司MSG Spinco,和主营媒体业务的MSG Networks。

  2018年,公司继续将旗下的职业体育资产,包括纽约尼克斯队和纽约游骑兵队,和娱乐业务分离。

  虽然现在尼克斯仍然估值36亿美元,游骑兵估值15.5亿美元,但是由于连续五个赛季没能打进NBA季后赛,尼克斯和其他体育资产对公司业绩的贡献比例正在缩减。此时对体育业务进行剥离,不免让外界产生疑问:多兰是不是打算卖掉尼克斯?

  “我爱尼克斯和游骑兵,我们家族成员没有人想卖掉这两支球队,它们是我们全家人钟爱的球队,”多兰对ESPN说,“作为球队大老板,我不想买掉球队。但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负责人,我永远不会对这个选择说‘不’,因为我要对股东负责,他们不是球迷,投钱也不是图乐子。大家为的是资产升值,为的是股价上涨。”

  之前传闻称,有人出资50亿美元收购尼克斯,对此,多兰说:“的确有人开出过这样的价格,但是大家都是试探性地交流,从来没有下定决心来推动这件事。数字就像股价,只有你真的要买或要卖的时候才有意义。”

  现在,多兰又在尝试尼克斯的第N+1次重建,希望明年杜兰特或者欧文能够笑纳他递上的大合同,也盼着球队未来的“基石”波尔津吉斯赶紧伤愈归队。

  纽约游骑兵的传奇冰球手马克·梅西耶(Mark Messier)这么评价他的前老板:“在纽约没什么东西是免费的,球员、教练还是老板都应该明白。我觉得,如果吉姆(多兰)能帮尼克斯拿到一个冠军,他对球队倾注的心血和慷慨,可能受到更多尊重。”